央广网

新疆分网 > 兵团分网 > 2011兵团分网 > 军垦文化 > 军垦文坛

央广网

字说兵团:路

2016-05-16 13:37:00 来源:兵团日报

  “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”这是鲁迅的散文《故乡》中的一句话。

资料图(来源:百度图片)

  几十年前,用晴也忧愁雨也忧愁来形容兵团团场的路一点也不为过。每逢下雨时,土路就会变得又脏又滑,踩一脚,连鞋带人都会陷进去,车辆根本无法通行;不下雨的时候也一样让我们忧愁,肆虐的沙尘、漫天的黄沙,飞进人的眼睛里、嘴巴里,那种咸咸的味道,可以说是这里独有的风味儿。

  那时候路上的交通工具除了仅有的几辆拖拉机之外,就是驴车、马车了,自行车都很少。也没有人愿意在路边逗留,因为飞起的灰尘片刻间就可以让人变成“白毛女”。风沙还不算什么,路上的尘土才是让人最犯愁的,一脚踩下去,别说看不到自己的鞋子,遇到土厚的地方,没过脚踝都是常有的事儿。那会儿,群众心中的愿望很简单,就是希望每天能够行走在没有尘土飞扬的路上!

  在我记忆深处,有一条至今仍然无法忘记的小路。小路的一头是家,另一头则是父母承包的棉花地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每天跟父母一起,在这条路上至少要走两个来回,沿途先是经过连队的一大片菜地,然后是一片树林,穿过树林是一条支渠,走到渠的尽头再穿过两片小树林,就到我家的棉花地了,对于小小的我来讲,独自走完这段路程似乎还有些困难,尽管只有这么一条路,但树林子里保不齐会有危险动物。所以,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是父母的小跟班儿。

  沙枣花那沁人心脾的芬芳是春天特有的气味儿,也是我最喜欢去棉花地的原因之一,因为只要走过小路,沙枣花的香味儿由淡到浓,总是让人兴奋不已。曾经因为小路太长总是找各种理由让父母背着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觉得小路不再长,而且我能够独自往返于那条小路了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我已不再是那个瘦弱的小丫头了,小路两旁的树似乎也变得没有以前那么高大了。行走在那条小路上,就连树枝也要让着我。

  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,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变化。最让人兴奋的,也是变化最大的那就是路了,没几年的工夫,原先让团场群众烦恼的土路如愿以偿地变成了水泥路,在大家还在为这样的变化而激动时,一条条喜讯飞进了千家万户,那就是柏油路即将通往各个连队,团场群众居住的生活区也要通柏油路,栽上风景树。虽说还只是在规划中,但已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。当看到一条条修好的柏油路时,我还是会激动得像个孩子,流下了幸福的泪水。

  晚上,在路边纳凉闲聊的人越来越多,孩子们更是把这里当成了免费的游乐场,因为公路上不再尘土飞扬,尽管这条柏油路不太宽阔,团场群众却是很满足。

  回望自己踏过的足迹,走过泥泞小径,也走过鸟语花香,走过宽阔大道;也走过羊肠小道。但无论走什么样的路,始终不变的是我这颗热爱兵团的心,路的好坏在我心中早已不再重要,因为我知道,随着时代的变迁,科技的发达,国家的富强,路自然会越来越好。

  每当我心情郁闷时,总会沿着宽阔的马路走走,路仿佛能抚平我心灵的忧伤,也只有走在干净整洁的路上,才能使我回归大自然,使我回想起自己的奋斗历程。因为每走过一段路都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,心情自然也会慢慢好起来。

  虽然我无法预测自己的未来,但留下的足迹是那么清晰。童年的路、少年的路到如今成人之路。不同年龄阶段的经历,使我懂得世间真情,人间冷暖。走一段路,看清一些人,明白一些道理。

  我从平坦宽阔的柏油路上走过,空气里弥漫的花香分子,将我萦绕,回不去的从前,是时光串起的种种回忆。

  想想几十年前兵团的路,给几代军垦人带来的不便与苦恼,再看看如今眼前越来越宽阔的柏油路,不难想象,这些成就是与一代代兵团人的辛勤劳作分不开的,是他们用辛勤的劳动换来的。(张丹琴)

编辑:加乘

关键词:字说兵团;路

说两句

相关阅读

字说兵团:水

2016-05-11 12:43:00

字说兵团:镇

2016-05-09 12:53:00

老父为迎女儿回乡用锄头“补平”3公里土路(图)

云南普洱市江城县曼滩村的一位老大爷,得知女儿女婿孙儿要开车回老家来,怕路不好走,他沿着近三公里的山路,拿着锄头把坑洼都补平了。不少网友评论说:可怜天下父母心,爸妈是这辈子对我们真正好而不求回报的人……

2013-10-30 12:31:00

参与讨论

我想说

央广网官方微信

手机央广网

点击排行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6807188 新闻热线:4008000088 E-mail:4008000088@cnr.cn
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备05065762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54
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| 央广网介绍